1994年“巴黎统筹委员会”正式宣告后,国外EDA公司取消了对中国的禁运,中国急于快速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却又无暇补上设计方法学这一堂课,对国外的EDA公司的依赖性也就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在日前举行的2019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大会上,国产EDA龙头企业华大九天董事长刘伟平指出,全球前5大EDA公司都是美国企业,总市占率高达95%。在集成电路领域,EDA工具多达数十种,而国产EDA工具能提供的只有一半左右。EDA显然已经成为了中国集成电路的命门所在。


国产EDA需要如何追赶国际水平?贴近中国特色来谋发展


那么国产EDA需要如何追赶国际水平呢?中国这一堂设计方法学的课程,还需要从哪些方面入手呢?


贴近中国特色?


多位业内人士在与记者谈论国产EDA发展时,都提到了 “中国特色”的字眼,所谓中国特色就是要贴近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贴近中国本土的客户。


据了解,中国90%的IC设计公司都是小微企业,很难引起大型国外EDA公司的重视,也很难负担高昂的费用。于是,业内人士认为国产EDA公司应该以这些小微企业为切入点,贴近中国特色来谋发展。


具体而言,贴近中国特色包括利用好国际形势的变化、本土的地理优势以及语言的统一性,由于国内大部分IC设计公司都希望厂商能把问题“一揽子”解决掉,所以EDA公司针对这些客户可以提供“服务+工具”的形式。


“服务+工具”的形式,不仅能帮助国产EDA公司不断打磨自身的EDA工具,从细分市场杀出一条血路,还能够时刻关注客户需求并快速响应,保证自身走在技术前沿。


另外,从设计公司的角度来分析,AI的大潮流将在未来主导EDA产业,而AI需要训练和数据。业内人士指出,国外三大EDA巨头可能会遇到一些大公司不愿意分享数据,但国内的很多公司不太在乎数据,所以国产EDA可以很好的利用这一点,国内Fabless公司也可因此得以降低设计成本,从而形成一个正向循环。


不过,刘伟平在接受集微网记者采访时认为,价格不是芯片设计公司选择EDA工具的主要因素,哪怕是把EDA工具的价格压到极低,仍然有公司不会选择使用国产EDA工具。国产EDA工具要生存和发展,就要做且必须要做最先进、最一流的EDA工具,在满足广大中小企业用户需求的同时,与顶尖用户开展前沿和深入的合作更符合华大九天追求一流技术水平的目标。


多方共同打造生态环境


生态环境对于每个产业都至关重要,对于EDA来说,除了需要公司自身发展,还需要政府的投资和客户的支持。


国外EDA巨头也不例外,在1995年进入中国时,Cadence是由新加坡代理的,但随着中国本土半导体行业的成长,Cadence董事决定撤掉新加坡的代理直接打入中国,然而当时的中国业务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于是,中国政府出资建立了一个设计中心,小公司可以免费试用Cadence等外企的EDA工具,这些如今的EDA巨头才得以在中国生存下来。所以,连国际EDA巨头都要靠国家投资才能生存下来,国内EDA公司也同样迫切需要国家发力,共同打造更加适于生存的EDA产业生态环境。


关于客户层面的帮助,以ASML为例,这家世界上最大的光刻机厂商原本认为EUV的市场不大,所以做EUV设备的热情并不强烈。但是英特尔、三星和台积电这三家ASML的客户都正朝着先进工艺一往无前,对EUV这种“神器”当然趋之若鹜。所以这三家为了能用上EUV,纷纷开始向ASML投资,这就是客户的重要性。


所以,国产EDA的发展需要一个非常好的生态环境,而这个生态环境需要产业链上下游的携手,龙头企业要有担当,客户要全力配合。最后,还有国家政策和资金的高度支持。


老生常谈的人才问题


经常会听到“中国集成电路人才缺口高达xx万”这种说法,整个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稀少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而EDA方面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


华大九天是中国所有EDA企业中,唯一一家员工超过100人的公司。刘伟平透露,中国从事EDA研发的人才有2000多人,但其中从事国产EDA研发的只有600多人,在华大九天供职的研发人员约300人。


刘伟平还表示,中国每年的应届生中,专业EDA方面的人才只有40——50人。而整个国产EDA产业的人才需求为2000——3000人,所以需要教育界帮忙培养更多人才,国家也能给予更多的人才激励政策。


实际上,几个重要EDA公司的骨干都是华人,所以中国这方面的人才缺乏主要还是与教育体系不完善有关。中美贸易战爆发后,全国上下对于半导体产业有了高度关注,产学研结合也开始变得愈发密切。


国产EDA需要如何追赶国际水平?贴近中国特色来谋发展


例如在2019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大会上,中科院EDA中心与青岛大学、华大九天、新思科技、明导电子等成员共同发起成立了青岛集成电路人才创新联盟。相信这一类产学研联盟的诞生,将会使得未来中国会有更多EDA人才产出。但是如何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也是需要面对的问题。


据刘伟平透露,华大九天每年会有10%的人才流失,而国外EDA公司的高薪往往是国内公司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所以中国EDA公司在留住人才方面也要下功夫。


整合或势在必行


从3大EDA巨头的发展史可以发现,他们都有过几十甚至上百次的收购案。收购是快速获得技术和人才的方式,在当今贸易局势下,收购国外公司来迅速状态可能不太现实,所以国内EDA公司之间的整合或许势在必行。


业内人士指出,整合需要一个“壳”,这个“壳”要有足够的体量和影响力,必须是一个上市公司,因为非上市公司并购非常难,而上市公司有固定的价格。要知道,Mentor在2007年上市以后,就没有EDA公司上市了,而中国科创板的建立有望推动这个“中国壳”的形成。


华大九天刘伟平也表示,已经与国内的其他EDA公司有过接触,未来可能会有企业整合方面的动作。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中国集成电路近年来通过不断努力,已经在设计、制造和封测三个环节都取得了一定进步。但是,具体到各个环节的时候往往会发现,国产还有许多卡脖子的问题。业内人士认为,EDA就是卡脖子最严重的地方。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国集成电路与国外先进水平的差距需要弥补,而弥补差距需要工具,只有解决了芯片设计方法学上卡脖子的难题过后,才有资格和实力去追赶。


国外EDA公司坐拥稳定的高市占率,发展的激情并没有中国公司那般强烈,这是中国公司的一个优势。所以,除了以上谈到的中国特色、生态、人才和整合四大要素之外,国产EDA公司在追赶的道路上,还需要一直保持饥渴,保证长期的研发投入和技术积累。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